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鬼白】艳客

食用说明:ABO,双A。
感谢食用



>>>

    都说“天国”的白泽性子软,脸上带笑眉眼温柔,不像是刀口子舔血的人。

    鬼灯还在他手底下时他就已经是这模样,眉眼都温软软,手段却足够骇人。

    白泽跨进门的一刹那就认出了鬼灯,呵,怎么不认得。都说白泽够滥情,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也无一不溺死在他温柔里,可鬼灯那小子是唯一一个和他在床上滚过的Alpha。

    白泽穿了身米色西装笑容不改足够人模狗样,外套随...

【黑白泽】肆意妄为

-00

错误的事情会有错误的结果,错误的结果必定不会长存。

-01

被蹂躏到鲜红的唇瓣含着一支没点燃的烟,白泽目光游移不到十秒,臀部就受到一计极轻的掌掴。

“在我床上还想别人。”黑泽这话说的几分打情骂俏模样,手掌在光裸的臀部暧昧的揉捏几下。

白泽笑眯眯骂了一句,嘴上诨话不干不净倒也犀利,黑泽被戳个通透却不气恼,含了烟的那头,舌头把它推进白泽嘴里连带着塞住了话头。

白泽按了他脑袋把他推开,那被濡湿了扭曲作一团的烟也被吐到一边。

黑泽眉毛一蹙,低下头在他脖颈下狠劲咬了口,白泽吃个痛,手一摸,破了皮。黑泽一脚跨下床,窗外是广博而宏大的夜空,黑绸作底,碎银铺设。黑泽的目光掠过了那里,是街灯闪烁的...

【小十政+烛政】SO ALIVE

食用注意:

①本篇为3p,CP为烛台切光忠X伊达政宗和片仓小十郎X伊达政宗
②战国basara X 刀剑乱舞
③OOC请原谅


-01

“政宗大人,失礼了。”

拉开门的时候片仓小十郎的眉头拧的能比平时多夹死几只苍蝇,所以说他到底是不是应该放弃每日提醒的房间安排,干干脆脆把那家伙放进仓库——管他是不是政宗大人的爱刀,小十郎无不绝望的想。

虽然烛台切是端端正正坐在那里,半点冒犯全无,出于私心,他依旧还是觉得自己头痛的不得了。

当然,即使是这样复杂过了头的内心斗争也在瞬间平息,小十郎想起自己清早就来打扰的缘由。

“政宗大人,甲斐真田大人来访。”

“幸村啊。”

听到了这个名字,本还显的有些倦怠的政宗坐起了身子。政宗和幸...

【苍红】融雪

食用说明:

①想写点风花雪月的东西,然后真的就风花雪月了【。】
②背景捏造有
③食用愉快。

>>>

纸门被拉开的一声干脆到让人没有一丝不快,寒风灌进来让幸村打了个小小的哆嗦,他用手摸了摸厚实的披风。

最近的那棵树积了成厚厚的雪,枝头压的弯弯,时不时有细小的雪末顺着风飘下来,看的他鼻子有些痒。

“哟,幸村。”

“政宗阁下。”

政宗坐在廊沿边缘,地上搁了半杯茶,却是半点热气全无了,只有周围一圈潮湿昭示着它之前的温度。

“这个鬼天气今天也没办法回去了啊。”

政宗说这话时,幸村才注意到靠墙坐着的小十郎。

“没看见片仓阁下,在下实在是太失礼了!这个天气,看来今天又要叨扰阁下了。”

“真田大人请等到融雪后再离开吧...

【加加白】喜欢你的日子里我对你说谎了

食用说明:

①加加知X白泽
②校园paro
③单身狗情人节怕吃多糖蛀牙,扔块黄连降火。

>>>

快要下雨的天气变得让人异常烦闷,潮湿的更衣室带着有些浓烈的汗水气味。

“唔、你这家伙…混蛋。”

“闭嘴,声音再大会把人引来。”

“那你就不要动啊。”

即使被欺负到快要溢出泪水,身体还是不自觉的为他而打开。
因为白泽,因为他是这样的喜欢着加加知。

察觉到被窥伺的危机而骤然收紧的身体,让加加知的喘息变得愈发粗重。

“要射进去了哦。”

“等等、喂…咿!”

抓住加加知肩膀的五指突然加重了力气,在一瞬间又陡然松懈。

“喂…不是说过不要射进来吗!”像是恼怒了一样,白泽的眼梢不知因高潮或者愤怒而变得有些湿润。

脊梁贴着柜子慢慢滑下,加加知的目光...

【vassalord同人】tickle



>>>

他的身上有一道伤痕,即使早就恢复的连一丝疤痕也无,但是它依旧存在着。

——被触碰,就会痒。

被指甲抓挠到即使疼痛,也无剜除,就这样一直留在那里,像是弱点。

>>>

“雷夫罗大人,charley大人已经回来了。”

“啊…还真是意外地提前。”随手把精装书反扣在桌面,他摸出了一支烟。

未挨及嘴边,就被人从两指间夺取丢到了一边——红色的瞳孔里倒映出他的脸。

“哦,cherry。”

“是charley。”

伴随着在耳边响起的声音,柔软的吻落在了他的颈项。与其说是个亲吻,不如说像是啃咬。与亲吻不同,却也与喂食不一样。

“饿了吗?”雷夫罗抬起一只手,按住他的后颈压向自己。

从某种意义上...

【鬼白】孽火⑧


-29

鬼灯脚下的木屐在青砖上敲出了声响,坐在石阶上的阿檎抬起头瞧着他站起来行礼,一双细窄眼微微弯了起。

“呀,您来的可真早。我这个月的钱又赌输给娘娘了。”

说话间他轻轻磕了磕烟杆,笑道:

“娘娘等你很久了。”

鬼灯拉开小室的门时妲己正在煮茶,见他来了,笑吟吟福身。

妲己是美人,面若桃花,肤如凝脂。一双吊稍眼更是媚态万分。她美,也够聪明。鬼灯喜欢聪明的女人,但身为男人,有机会遇见美女时他也会去碰碰运气。

小室里浮动着盈盈的茶香,隐隐约约,他嗅到桃花的气味。

“好香。”鬼灯对夸赞总是毫不吝啬,美人也好,香茗也好。

妲己端了茶盏搁在桌上,木盘和小桌挨着只有一声轻响。

“这桃花还是白泽大人上次带来的。”

妲己的身体越过矮...

【月金】rosa rugosa

设定:

①有亵神情节,食用前请注意是否会有不良反应。

②本来想写两个人愉快的干了一炮,但是发现写出来就变成了意味不明的东西了。

③OOC请多包涵。

>>>

如果说夏天的印象是日光,蝉鸣,让人窒息的灼热空气,黏糊糊的汗水。那么现在,金木的脑袋里全部是这些。

也许窒息会让人胡思乱想,他觉得已经过去了很久,可是实际上只有短短十几秒。

脖子被掐住的感觉并不好受,他的目光涣散着投向前方。

紫色,红色。

也许五天前他还对这个任务毫不在意,可现在,他多希望这个见鬼的任务可以快点结束。

S级的犯人,绰号美食家。一张照片附上一句简短到极致的介绍——而他,不得不因为这张薄到毫无用处的纸没日没夜的去跟踪。

他并不明白上...

【鬼白】搜身


>>>

白泽刚和女人爽/过一发,高跟鞋“嗒嗒”的声响还在耳边没走远,他趁着黑摸了摸床头柜,想拿来没抽完的半包烟,却摸到了个男人的手。

抬起头黑暗里那张脸面无表情——最重要的是白泽记得他,白泽记得的除了相好的女人外就是自己任务里的罪过的仇家。

“我们又见面了,白泽先生。”

那个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一拳擂向他的腹部,白泽痛的几乎吐出来的瞬间,他感到脖子一痛。

糟透了。
陷入黑暗前白泽这么想到。

>>>

被绑在床上这种戏码足够恶俗却也让白泽出了一身冷汗,毕竟被剥/光了绑在床/上这种体验白泽还是头一次。眼睛被蒙住让他的听觉变的格外灵敏,他听到脚步声渐渐靠近。

男人粗/鲁的扯下他蒙眼的那块布,明亮的光线刺得他微微眯起眼睛,白...

【白鬼】祭品3


身体还残留着汗渍黏/腻的感觉,前额的头发被汗水濡湿,此刻正湿淋淋沾着皮肤。情/欲过去,空气渐渐冷却了,连带着他自己都染上一丝寒意。

鬼灯扭开花洒,温热的水渐渐让他暖和起来。

高/潮时那神明的耳语一遍遍回荡在他的耳边,未能清晰听到的言语,被捕捉的仅仅是“死亡”一词。

-06

那个神明陨落了。

-07

那个狱卒绘声绘色的描述着那个神明被闯入彼世的人类杀死的过程,听着旁人唏嘘不已时,他才神秘一般补充说那个神明至死都带着笑容。

一个至死都带着笑容的神明。
也许是地狱住人都已经看惯了死亡——或是说他们本身就是是死亡,所以再说起亲眼所见的那神明的死去连一点点悲痛的神色也没。

鬼灯完全不相信那家伙会被轻易的杀死。

买什么玩笑啊...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