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鬼白】产卵(R20)

食用说明:
①R20,语言直白很污很污毫无情节可言
②内容如题
③感谢食用

有什么进来了。
被眼罩结结实实遮挡住视线让白泽有些眩晕,也因此身体的其他感官好像被放大了许多,触觉也好听觉也好,任何细微的动静都让他赤裸的皮肤蔓延起一小片疙瘩,肌肉也不自觉的僵硬了。
臀部被冰冷而又粘稠的液体碰触到,他的下体绷紧了下,身体从里到外好好清洗了一番,最后是眼眶不自觉湿润到哭出的情况下排出了身体里灌入的甘油——现在那里已经变得很柔软了。
细细的管子插进来让他觉得很难受,被好好捆在床四角而长时间无法动弹的四肢已经有些麻痹,甜美如同触电一半的刺痛感从掌心,从趾间一波波蔓延到肢体的每一个部分。不容他更加细想,一股股冰凉的液体挤进...

【鬼白】七年之痒

①已经交往同居后的鬼白相互厌倦的故事
②po主不接受约架以及谈人生等高难度服务
③感谢您的食用

>>>

那天他们一回家就开始争吵,从关门的声响到桌上花瓶的摆放再到晚餐的咸淡,好像每一件小事都变成了让人不快的细胞,一点点蔓延着名为愤怒的神经。
他们说都不甘示弱一样的争先恐后数落对方的不是,最后白泽累了,大口的喘着气像是在平息愤怒,然后坐下来一根一根的抽烟。
他不擅长抽烟,一边咳嗽着一边把剩下的半包抽完,烟头在烟灰缸堆了个小山包。
然后他掸了掸裤子上的烟灰,站起来说分手。鬼灯低着头没吭声,接着白泽抽的烟一根一根没停下。
白泽的东西多的吓人,房主的鬼灯东西却少的可怜。毛茸茸的兔子拖鞋,超市特价的青...

【鬼白】艳客

食用说明:ABO,双A。
感谢食用



>>>

    都说“天国”的白泽性子软,脸上带笑眉眼温柔,不像是刀口子舔血的人。

    鬼灯还在他手底下时他就已经是这模样,眉眼都温软软,手段却足够骇人。

    白泽跨进门的一刹那就认出了鬼灯,呵,怎么不认得。都说白泽够滥情,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也无一不溺死在他温柔里,可鬼灯那小子是唯一一个和他在床上滚过的Alpha。

    白泽穿了身米色西装笑容不改足够人模狗样,外套随

【黑白泽】肆意妄为

-00

错误的事情会有错误的结果,错误的结果必定不会长存。

-01

被蹂躏到鲜红的唇瓣含着一支没点燃的烟,白泽目光游移不到十秒,臀部就受到一计极轻的掌掴。

“在我床上还想别人。”黑泽这话说的几分打情骂俏模样,手掌在光裸的臀部暧昧的揉捏几下。

白泽笑眯眯骂了一句,嘴上诨话不干不净倒也犀利,黑泽被戳个通透却不气恼,含了烟的那头,舌头把它推进白泽嘴里连带着塞住了话头。

白泽按了他脑袋把他推开,那被濡湿了扭曲作一团的烟也被吐到一边。

黑泽眉毛一蹙,低下头在他脖颈下狠劲咬了口,白泽吃个痛,手一摸,破了皮。黑泽一脚跨下床,窗外是广博而宏大的夜空,黑绸作底,碎银铺设。黑泽的目光掠过了那里,是街灯闪烁的...

【鬼白】莫比乌斯


设定:

①第二人称
②食用愉快

>>>

那天的阳光好的不得了。

冬天俨然还未完全离去,就如同春天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复苏,季节接连的死去,又依次的复活。切确的说,在这个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生命的名词,找到了生命的迹象。

嘈杂的街道像是没有一个尽头,没有小说里描绘穿着长长裙子的卖花女,也没有戴着贝雷帽坐在街边写生的老画家。拉着小车的老爷子走走停停,车里装的是最新鲜的胡萝卜,送外卖的小哥,骑着车飞快的穿出小巷。

你想也许在下一个路口,你就可以看见你糟糕的恋人。也许是抱着采购的食品,也许在路边搭讪女孩儿。

可惜你谁也没遇见。

直到家门口,你才看见靠着外墙朝你招手的家伙。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那么来形容你们的相...

【鬼徹】那些疲惫的人都一直在行走

设定:

①两人在现世一起度过的时日
②并没有非常强烈的鬼&白的场合
③感谢食用

>>>

说实话鬼灯觉得白泽有些不可理喻,比如说他不需要和人类,和鬼一样保持着三餐的习惯,但是他依旧按时,一次也不缺。

早上是被大米煮到粘稠的香味唤醒,笼屉里有几只包子,白白软软安静的在笼屉里。

人类天生对食物的味道有着本能的敏锐,即使成为了鬼神也是一样。无论是食物的新鲜度,味道的差异,最终归结到好吃的与不好吃的,人类本身自有分辨。

“哟,起来了。”

虽然说是有要紧的事情,但是鬼灯还是觉得只是对方游手好闲跑来现世偷懒的借口。

白泽做出的食物,并不是鬼灯所习惯的种类,或者说是因为有新奇的成分包含其中,他并不排斥,...

【鬼白】孽火10(全文完结)

-36

鬼灯还站在那里,他喘气声有些粗重,像是累极了。

白泽坐在那里,被撕开的创口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他站起来,朝他张开手。

“白猪先生…”那一声沙哑的要命,却让白泽连争吵的力气都没。

鬼灯一步一步过来,他的眼前一切都在摇晃,连白泽也看不大清,天国是神明居住地,对鬼神损伤本就极大,身上又压了重伤,一路过来,几乎耗尽他全部气力。他跌跌撞撞的走,一直到被那神明抱住了腰。

“好痛。”

他听到了那神明这样说着,尾音染上了哭腔,大颗大颗泪水在他衣襟泅开来。

他第一次看见这荒诞神明这样的哭泣,鬼灯突然间无措了起来,他低着头去细细吻那眉那眼,䑛去那湿漉漉睫毛上的泪水,温情的要命,一直到白泽眼睛里不再有水珠溢出。

“...

【鬼白】孽火⑨

-33

随着一声“铮”,琴声断了,阿檎也睁开了眼。

“妲己娘娘?”

妲己抬起手,含住指尖冒出的血珠子,舌尖稍稍舐过,眼瞧着渗血的口子就不见了。她忽的站起来,推开了窗。

她能清晰的感受到,摆脱了神明束缚后爆发了走向妖化的气息,浓烈的,毫不掩饰的危险气味。

“真是不让人省心。”她掩唇微笑,眉眼间却少了笑意,又唤阿檎去取纸笔。

写好的信折成了几折,未干的字迹相互浸透出现了点点黑斑。

信没让阿檎送去,人就来了。

“来的可真巧。”她盈盈一笑,不请鬼灯进来,也不行礼只立在一边。

“鬼灯大人,您对白泽大人到底是什么呢?”

鬼灯看见这个活了很久很久也颠沛了很久的大妖怪渐渐的闭上眼睛微笑起来。

“您不必告诉我——我想您的话也未必想说...

【加加白】喜欢你的日子里我对你说谎了

食用说明:

①加加知X白泽
②校园paro
③单身狗情人节怕吃多糖蛀牙,扔块黄连降火。

>>>

快要下雨的天气变得让人异常烦闷,潮湿的更衣室带着有些浓烈的汗水气味。

“唔、你这家伙…混蛋。”

“闭嘴,声音再大会把人引来。”

“那你就不要动啊。”

即使被欺负到快要溢出泪水,身体还是不自觉的为他而打开。
因为白泽,因为他是这样的喜欢着加加知。

察觉到被窥伺的危机而骤然收紧的身体,让加加知的喘息变得愈发粗重。

“要射进去了哦。”

“等等、喂…咿!”

抓住加加知肩膀的五指突然加重了力气,在一瞬间又陡然松懈。

“喂…不是说过不要射进来吗!”像是恼怒了一样,白泽的眼梢不知因高潮或者愤怒而变得有些湿润。

脊梁贴着柜子慢慢滑下,加加知的目光...

【黑白泽】全世界


-00

黑泽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毫无缘由。

-01

装满了营养液的罐子是浅浅的红,白泽就在哪里面,安静地,安静地睡着。

赤裸的身体,有如胎儿一般沉睡在里面,连接他与外界的,是复杂交错的软管。

黑泽站在外面,用手丈量着罐子的宽度。

啊啊、里面的“我”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呢?

实验室很冷,地牢里更冷。黑泽总是乖乖的,不哭也不笑,他知道只有这样,乖乖的,才能够一直呆在他的身边,呆在罐子旁边。

你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呢。

黑泽把嘴唇贴在玻璃上,一遍一遍。

他想,那流动的液体一定会把这微弱的声音连同思念也一同传达吧。

-02

实验室里金属柱子的弧面倒映出他被扭曲后的脸,包括额头那只有些可怖狰狞的眼睛。

失败品的他细细的端详过白泽的...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