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鬼白】渎神⑤

-26

身体上欲望宣洩的快意是填补不了心的空白。
倘若回应,天罪神罚通通会被施加到那恶鬼身上,倒不如沾了那鬼神的气息,堕了神格,当个短命鬼。

为什么我会是神?

从六合八荒里诞生的那刻起,白泽时不时会想到这个问题。于是他尝试着用各种方法弥补空虚——从幼时的恶作剧到长大后开始尝试和女孩子们玩耍打发时间。

可是空虚依旧好端端的在那,像个空洞。

“你是想,听到怎么样的回答呢?”白泽闭上眼睛抿着嘴笑。

“真狡猾。”他听到那只鬼抱怨一般如是说。

“我是如此深爱你。”

白色的神明阖上了狭长的双目轻声耳语,圈住他的手又收紧半分。

其实鬼灯说的并不是毫无根据,沾染鬼神气息的神明会削去神格他怎生不知,失去神格最多不过沦为人类,轮回颠沛也自有乐趣。

因贪婪而妄想占据神明的人必罪无可赦。

——一想到那天罚重罪通通施予黑色的鬼神,他忽的就畏惧到难以忍受。

“我要重拾神格你就听不到这话了,你当真不后悔?”白泽感觉到紧箍住他的手臂放松下来,随口问道。

“白豚先生。”鬼灯说的郑重:“快点变回你那偶蹄目的愚蠢样子吧。”

“不坦率,毒舌,抖S...”白泽细细数落着,一边卷了鬼灯一起钻进被褥,被褥狭小的黑暗里他亲了鬼灯一下,嘴唇挨到就分开。

“不能说喜欢,那就用讨厌代替好了。”

虽然无法看见说这话的白泽是个什么表情,但是鬼灯想:那张脸上一定是狡黠意味的恶劣笑容。

-27

鬼灯睡的昏昏沉沉,白泽却倒是半点困意全无。

天上泉眼洗濯污秽,地狱池子尽显贪婪。

若想恢复神格,也就是去天上泉水里洗个干净——为什么没去,而是任由每次欢好神格一次次被削弱。

那家伙也就是想听自己为神之时无法说出的话,关于爱,关于心。

此刻那双手软软的搭在他腰上,白泽轻轻的握住他的手挪开来,他低下头,亲吻了尖尖的角。

“别后悔啊,恶鬼。”

只是睡着了的鬼灯什么也没能听见。

蓬松的尾巴在身后显现出,骨殖的角头额间伸长——这才是他应该有的样子。虽然身体上的眼睛无一不紧闭,能够再次变回兽型几乎耗尽他的力气。

他挑开窗子,踏了朵祥云走了。

睡梦里鬼灯睁开了眼睛,只有白色的影子在窗口一闪而过。

“那家伙走了啊。”咕哝了这一句,他用手臂遮住了眼睛。

-28

黄昏时分坠入深渊的神明,在黎明时将重获新生。

-29

第一年,鬼灯邀请桃太郎回地狱帮忙。曾经的英雄拒绝了他,自己试着打理药草,打理桃林以及兔子。

第十年,鬼灯在桃源乡带了很久,带回缺了很久的几种汉方药。

第一百年,偶尔会有人谈起天界曾经有个和现任辅佐官大人一样容貌的神明。

时光摇摇晃晃着走远了,渐渐地,连鬼灯也记不得是多少个年头。

就算那是对他们不值一提的年岁,但毕竟也是漫长而索然无趣的日子。

-30

“今天好像是去桃太郎那里取药的日子了。”

放下最后一本公文,鬼灯决定去桃源乡一趟。

阳光明媚的桃源乡一如既往的是艳阳高照。远远的,鬼灯就看见极乐满月的门前有一大团白色的东西。

白色的偶蹄目兽类在那片草地上午睡,阳光把他的毛发晒的蓬蓬松松。

“困了。”简短的为自己找了个理由,他走上前倒向那一大团绒毛。

闭上眼睛之前,他说:

“最讨厌的白豚先生,你回来了。”


-fin-

评论(6)
热度(110)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