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维勇/尤勇】SHAKE IT(三)

*现实中的出轨是不被道德原谅的,请注意。

前文:(一)(二)

食用说明:(答应我请一定要仔细阅读)
①本文涉及CP:维克托.尼基福罗夫X胜生勇利,尤里.普利赛提X胜生勇利,有可能存在及相应3P情节。
❷不伦。ntr有,本章节全年龄。
③请再次仔细阅读这段文字,确认明白以后再阅读全文,感谢您的配合。
④感谢食用


“尤里只是个嘴巴有些坏的孩子。”
现在,勇利稍微对维克托的评价稍微能给理解一些了。尤里主动提出了要帮忙洗碗,这让他震惊的合不拢嘴,但是尤里的确站在水槽前,毫无怨言的洗着油腻腻的锅和碗。
来到圣彼得堡之后的确有听过维克托说过关于尤里和他家人的事情,但没想到如此的擅长家务。
尤里把最后一只碗放进烘碗机时,勇利翻出了从日本带来的游戏机。
“要来试试玩吗?”
虽然嘴上有些不情不愿,尤里还是应了下来。勇利贴心的把语言设置改成了英文,拿起他替维克托准备的那只手柄递给了尤里。
最开始把游戏机带来俄罗斯是想偶尔能和维克托一起玩,高强度的训练让他早就把这东西不知道忘在了哪个角落,更何况一心投入滑冰的维克托对游戏稍微有些兴致缺缺。
少有流露出天真模样的尤里任何时候还要聒噪,屏幕上的角色踩着滑板飞跃障碍的瞬间,他几乎用尖叫戳穿了勇利的耳膜。
“尤里奥,拜托你稍微小声点,邻居会抱怨的。”
“知道了、知道了!”虽然嘴上应了,但是很明显还处在兴奋的尤里显然无法像他所答应的那么美好,赢了他会大呼小叫,输了则会狠狠咒骂一番。
屏幕上反反复复出现的鲜红色game over时刻提醒着勇利,尤里也只是个有些有些难搞的孩子,虽然他在滑冰上的确做的很好,非常棒。
“真无聊。”明显输多赢少的尤里把手柄丢在一边,他站起来活动活动自己麻木的腿。“我要让你见识下什么叫真正的滑板!”
“现在?”勇利犹豫着看了眼窗外昏暗的天色,忍不住有些担心了起来。
“那就明天。”他伸出一根指头,几乎戳到勇利的鼻尖。“训练结束就去!”

「最近的青少年都这么自说自话吗?」
睡前他又给维克托发了简讯,等了一会儿并没有得到回答。于是他出去喝了点水,回来又按亮屏幕,依旧什么也没有收到。
「晚安。」
他又发了一条,便把自己裹进被子里睡了。

尤里今天不正常。
米拉意识到这一点时,好像所有人都发现了,他们远离了那个看起来不正常的家伙,少有的靠的很近来练习。
挂着令人作呕的微笑,被说再来一遍也没有过分的抱怨,如果不是恋爱了,那么一定是——她把目光移到在远处练习的日本选手身上。
可是胜生勇利看起来还和往常一样,维克托不在这里当他变的愈发沉默,反复练习一种跳跃直到体力消耗殆尽才靠着围栏休息一会儿。但是作为女性的直觉告诉她一定有什么发生了。
与自顾不暇的波波维奇不同,她时刻注意着认识的每个人,细小的不同都能让她察觉,但直到训练结束,她才逮到正要离开的尤里。
“你今天笑得真让人恶心,我寒毛都要竖起来了。”米拉搓了搓手臂,她一把抓住正要往场外滑去的尤里。
“喂,搞什么!”突然被抓住手臂差点失去平衡,尤里立刻用足够分贝的大叫发泄自己的不满。
“我说你今天可是一直在笑,发生了什么好事?”
“没有什么特别的。”他板起脸回答,脚下的冰刀却踢了踢冰面。
“噢,关于胜生勇利?”米拉凑近他耳朵,小声说道。
“谁说的!离我远点,我才不会因为一点小事——”
“那就是了。”她耸耸肩,劝告道。“虽然我觉得说了没什么用,但是这种行为太恶劣了。”
“你说的像是我在撬维克托的墙角!”他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你怎么能这么想?”
“事实上就是这样,如果你没有意识到,我还是劝你注意些。毕竟那家伙也没有表面上的好脾气。”
“你是说……我看起来、看起来喜欢那个猪,像是在追求他?”他磕磕巴巴地说着,舌头打了结一样,脸和脖子都红透了。
“你居然没有注意到!”米拉毫无形象地怪叫出声。“我以为你们都干过了。”
“才没有!”
“你最好没有,你要是干了,维克托一定会揍你,你又不是没看到他多宝贝那个日本选手。”
“别把人说的那么恶心,虽然维克托最近看起来的确傻透了。”尤里对她不信任的态度翻了个白眼。“我们只是约好去玩滑板。”
“祝你们纯洁的约会顺利,谁都别受伤,不然亚科夫教练会疯掉的。”
“少啰嗦,老太婆。”尤里给自己穿上刀套,回头朝米拉挤了个鬼脸,也不顾她在后面跳脚逃走了。
当他在更衣室脱掉了汗湿的衣服,换上那身(他觉得)帅爆了的虎头运动服时,胸口还在砰砰直跳。
他对米拉说谎了。
即使从未承认,但是他的确过分在意胜生勇利这个人。不仅仅是作为选手,而是有更多复杂的感情掺杂在其中。
如果胜生勇利退役,那么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也就被切断了。在知道这个男人和维克托一起来到圣彼得堡时,在莫名的喜悦之中,他也隐隐的察觉到藏在酸涩下的甜蜜滋味。
即使最早发现勇利闪闪发光的并非维克托,而是他,但是这一切在那对戒指出现在他们手上后已经成了既定事实——胜生勇利从未属于过他。
不知妒意为何物的他,第一次品尝到嫉妒的滋味。
“尤里,你还好吗?”更衣室隔间的门被拍打了几下,勇利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看你进去换衣服还没有出来,是不舒服吗?”
“有点……”他靠着狭小隔间的墙壁坐了下来。
“先打开门,我去叫你的教练。”
“不用!”尤里拔高了声音,语调激烈得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不,我只是不能给你看我的滑板了——明天,我们明天去吧。”
“好的,那就明天,如果不舒服就去看看医生。”
勇利的声音从外面穿来,听起来带着十足的担心。随即便是窸窸窣窣布料摩擦的声音,大概是他背上了背包。等到一切的声音都平息下来,更衣室恢复了一片寂静,尤里才打开了门锁。
他总被当成天真而一无所知的,也正是因为这样,那个东方人才对他放下戒备,露出轻松愉快的神情。可现在他迫切想把这一切摧毁殆尽。
你不能这样做。有近乎像是勇利的声音在尤里的脑袋里响起,心跳的好快,可手脚却都是冷的。他甜蜜地想着,只要一小会儿就好,让他短暂的属于我吧。

-TBC-

评论(31)
热度(356)
  1. Johnson花井木 转载了此文字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