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秀志】温柔的征服者(中)

①赤井秀一X宫野志保
②全年龄
③感谢食用

赤井消失了两天后,再一次出现在博士家,只消一杯茶的功夫,循迹而来的大侦探就找上了门。
“快让我藏起来。”赤井向那个露出坏心眼儿笑容的小姑娘请求道。
“那么你就欠我一个人情了。”宫野把他推进自己房间,关上门,顺着楼梯到上面去解救拖延时间的博士。
“你又来做什么?”她打着呵欠,一副多一秒也不愿见到这个大侦探的模样。
“赤井先生有来这边吗?”
“嘛……谁知道呢?”
宫野朝他微笑,而工藤近乎本能的瑟缩了一下。每当她摆出这样亲切的,套近乎般的笑脸,总有人要倒霉。
“还是说你是想来试试我的新药?”
“不,我、我还有事,打扰了!”
倍受惊吓的大侦探仓皇而逃。

“安全了。”
宫野打开门的时候,那个男人正坐在地板上。也许是意识到了擅自坐在一个少女的床上总显得有些不太礼貌,他找了个开阔且远离她堆满资料和样本桌子的地方。
“谢了,志保。”
“先说说工藤为什么追着你吧。”
宫野从实验室下的桌子找了把折叠椅——那是博士的新发明,舒适度方面还稍微有些缺陷,携带起来却意外的方便。
“他想从我这挖出FBI拿到的情报,但是你知道有保密条款。”
身材高大的赤井坐在小椅子上有点滑稽,宫野忍不住抿了抿嘴唇。
“想笑就笑。”赤井皱了下眉毛。“不要总压抑情绪。”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送还给你。”宫野耸耸肩,却也没有因为他的话不悦。
赤井叹了口气,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小女孩儿难搞,但没想到她坏心眼起来,也如此难以招架。突然他注意到了宫野别住耳侧头发的小发夹,如果直言说出的话无非是惹这个坏脾气的小姑娘恼火,所以赤井很快的就移开了视线。
“你总是穿这样的鞋子吗?”赤井尝试着打开话题,他本不是很能说的类型,但沉默又显得有些尴尬。
“怎么,有问题吗?”宫野低下头看自己的鞋。
那是双穿了有段时间的皮鞋,经典款,鞋跟高度一般,作为方便行动的通勤鞋毫无错误。
“我是说婚礼、你喜欢什么样的鞋子?”赤井摸摸鼻子,觉得自己找错了话题。

她说服自己只是想知道FBI的薪水和获得一双免费的、适合出席婚礼的新高跟鞋才跟来的。明明是个只穿著一身黑的男人,却总是开一辆显眼的红色野马,真是有够让人不愉快。
“你在生什么气?”赤井摸了摸她的脑袋,很快却被打开了手。
“没什么,别碰我的头发。”宫野朝他发出警告,随后她像意识到什么似的,放慢了脚步让赤井走在前面,悄悄取下发夹收进口袋。
赤井注意到了,却没说破,放缓脚步等她跟上。
也许是赤井本身就很惹眼,也许是他们年纪相差的足够令人遐想,不时有视线追随而来。
“知道你现在看起来像什么吗?”宫野与他并行,借着从橱窗玻璃的反光朝他弯起眼睛。
赤井先是一怔,随后察觉到她所说,禁不住扯了扯嘴角苦笑起来。
“志保……”
但是这个玩心大起的小女孩并没打算轻易放过他,摆出一副天真可爱的笑容,挽起他的手臂。
“你说过什么都会买给我的,对吗?”
被摆了一道,察觉到周遭愈发微妙视线的赤井在心底呻吟。

很幸运他攒了很长的假期,不至于错过这个日本第一侦探的婚礼。
除了工藤和毛利的友人,警察厅熟识的人也来了,所以降谷出现在这儿也不让人意外。
“没想到你也会出席,我以为你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降谷从酒侍的托盘里取了杯,朝他举起示意。
说来奇妙,曾经将他敌视至此的男人,却在和解后变得融洽起来。也许是势均力敌,而对方又是与自己有着相似经历的人。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降谷君。”赤井摆出从容的微笑,同样隔空举杯回应。
“安室先生!赤井先生!”
工藤从人群中看见了他们,带着毛利开出条道向这边走来。
“你啊,要叫那个假名字到什么时候啊,新一君?”降谷善意的取笑道。
“抱歉、抱歉!”
工藤情绪高涨的厉害,又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降谷不禁有些羡慕,祝贺之余忍不住嘴上欺负了他两句。
而站在工藤身侧的毛利,察觉到赤井在人群中寻找什么,出声提醒道:“赤井先生,宫野小姐刚刚还在那——”
“我在这里。”宫野把手包换到了另只手,绕过圆桌朝他们走来。
“你的保护者已经找你很久了。”
降谷朝她眨眼睛,但宫野并没有理会。
“工藤!你这家伙居然这么快就结婚了——真让人羡慕啊!”
服部的声音隔着人群传来,明显受到惊吓的关东侦探朝他们颔首示意,去招呼新的客人。
“我们到那边去吧,志保。”
赤井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空杯放在一边。但宫野像是陷入了沉思般,远远盯着新人所在的方向,没有任何回应。
对于其他人的事情足够敏锐的赤井,作为冲矢时候隐隐约约有所察觉的事情,在这一次得到了证实。
午后的阳光暖融融,她眨了眨眼睛,滚落了一颗小小的宝石。
“捧花,会是谁接到呢?”赤井把自己的手帕递给宫野,侧过身装作丝毫没有注意到的模样。
“谁知道。”
“志保,和我去美国吧。”
赤井抬起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这一回宫野没有拒绝。

工藤的婚礼后,宫野突然温驯下来。
当然,这不意味她不再对徘徊于博士家的赤井冷嘲热讽,只是态度稍显温和。
“你被FBI开除了吗?”
“没有。”赤井给自己又倒了杯咖啡。“研究所那边已经办好了吗?”
“虽然介绍了有那边的研究所,但是具体还要等去了才知道。”宫野把属于自己的东西,依次放入行李箱。“说不定,又会遇到疯狂的科学家。这种地方,我一直很幸运的。”
举起咖啡杯凑向嘴边的赤井,被这句话逗笑了。
“那我当然会好好保护你了。”

-TBC-

评论(1)
热度(46)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